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少婦白潔 少年阿賓 都市艷婦

第九百二十三章 風水話南_京

      “相傳,秦始皇統一了六國之后,一日在皇宮之中,見到南方一帶“氣色斗牛、光怪燭天”,意思是說南方有一道紫氣直射玉皇大帝所在的北斗星方向,光芒怪異,如點燃了蠟燭,把天際都照亮了。”

    “而當時秦始皇的身邊的一位術士,卻告訴秦始皇,這是一股皇氣,可能還擁有寶劍,如果任憑這地方的皇氣凝聚,未來二十年必然會出一位天子,推翻秦王朝。”

    “秦始皇聽到了這個消息,哪里還能無動于衷,于是,為了穩固自家的江山,秦始皇便命令那術士想一個辦法,將那地方的皇氣給卸掉。”

    “當那位術士找到皇氣出現的地方,才發現那里是一座大山,這可讓他有些犯難了,要知道,那時候古人的生產力低下,設備也不行,而這皇氣深埋大山底下,不可能把整座山都給破壞掉吧。”

    秦宇在緩緩講著,而李思琪托著雪白的下巴傾聽著,兩人都是面朝著秦淮河畔,看著過往的船塢。

    “最后,這術士就想出了一個辦法,他派人在南京四處散播一則消息,說在那座大山之中,藏有一批黃金,而且官府決定,誰挖到這批黃金,那這黃金就歸誰。”

    “這術士是想騙村民幫他去挖山。”李思琪插話說出了自己的判斷。

    “沒錯,這就是那術士的目的,以黃金為幌子,騙南京附近的村民來挖山,當時老百姓聽了這消息之后,發財心切,紛紛扛著鋤頭,托兒帶口的全家上陣,圍著大山到處亂挖。關于這件事情,后來的文人曾用這么一句話來形容:”

    “人皆有求金于山之心,則皆不愛其鑿山之力。求不獲則鑿不已,不待驅而從之。”

    “這句話很貼切的說明了當時人們的心里。可以說整個南京城的人,不管老少病幼,都紛紛抱著求財的心里,上陣鑿山,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那大山就被挖掉了一半。”秦宇點頭說道。

    “可是,這些村民難道就不會想到這是一個騙局嗎,如果真有黃金。那官府為何自己不鑿,而要將機會送給他們?”李思琪皺著眉頭問道。

    “這是因為,當時那位術士找秦始皇寫下了一塊石碑,立在了那大山腳下,要知道,在古代,皇帝是最高的存在了,不是有那么一句話嘛,君無戲言,既然是皇帝說的話。那肯定就不會有假。為此,南京城的百姓對大山里有黃金,是深信不疑。”

    “秦始皇寫了什么石碑?”

    “那碑名為埋金碑。上面有24字:“不在山前,不在山后,不在山南,不在山北,有人獲得,富了一國。””

    “如果用咱們現代話來說,這石碑上的字,那好像現在的一些樓盤銷售打出來的廣告一樣,極其的具有誘惑性。但古人淳樸啊,就輕信秦始皇的話。給秦始皇白做了挖山工,當然。那術士看著皇氣被破壞的差不多了,便偷偷找人埋藏了一些黃金下去,給一些挖山的村民一點甜頭,那些挖到黃金的村民更是拼命的繼續挖,而那些沒挖到黃金的,一看別人都挖到了,自己也沒少挖啊,怎么也得要挖到一些黃金才行,更是沒日沒夜的挖,一直到山被挖空了為止……”

    “這就是在南京名為金陵的民間流傳的一種說法,當然,另外也有一種說法,是和越國有關,不過這個說起來就太枯燥了,沒什么意思。”秦宇結束了解釋。

    “埋金,金陵,原來是這回事,我還是覺得這第一種說法更能接受,這樣讓金陵這一次,更有些傳奇色彩。”李思琪側著臉看著秦宇說道。

    “誰說不是呢。”秦宇卻是想到了什么,感嘆道:“現在有很多的專家教授,專門去研究一些地方名的由來,把一些民間傳說都給否認了掉,或者把一些民間傳說給拆穿掉,雖然站在某種角度上來說,這是一種求真的行為,但我更覺得,有時候,保留一些民間傳說,讓這些民間傳說的神秘感依舊存在,反而是一種好現象,過于的求真,未必就真是老百姓們想知道的。”

    “秦先生,為什么您對這些這么了解呢?”李思琪有些好奇的打量著秦宇,在她的心里,真的覺得這位秦先生和一般的官宦子弟不同。

    現在社會上,大部分的官宦子弟,都是忙著在撈錢泡妞,大部分都是不學無術的,哪會花心思去了解這些東西,但這位秦先生,李思琪曾經也找了幾位官宦小姐打聽過,但這些官宦小姐都沒有聽過秦先生的名字,似乎秦先生是一個很低調的人。

    當然,李思琪會打聽不到秦宇的訊息,那才是正常的,因為秦宇根本就不是那個圈子的,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秦宇這個人,當初京城一事鬧得沸沸揚揚的,秦宇這名字,也進入了京城那個圈子中的人的耳朵中。

    只是,那些都是最頂級的公子哥和小姐,這樣的圈子,不是李思琪目前可以接觸的到的,當然,如果李思琪愿意出賣色相,以她的嫵媚姿色,還是有可能與這個圈子產生交集的。

    “因為我就是干這個的。”秦宇如實的說道。

    “干這個的?秦先生您是說,您是搞風水的?”李思琪妙目流轉,“沒有想到秦先生您的愛好這么獨特。”

    李思琪把秦宇的話理解成了秦宇對風水比較喜愛,自然,秦宇也不會去多加解釋,只是笑了笑,既然李思琪誤會了那就誤會吧。

    “秦先生,船到了,咱們中午就在這船上的酒家。”一輛兩層高的,裝扮的充滿了古風的船塢在不遠處的岸口停了下來,李思琪看到這船,高興的對秦宇說道:“這酒家很不錯的,要想上船吃飯,還得要提前預約。”

    “那行,今天咱也享受一下,夜泊秦淮近酒家的瀟灑。”

    ……

    上了這船之后,秦宇才發現,這船里的空間要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大,二樓是包廂,而一樓則是大廳,至于廚房,則是在甲板的底下。

    在服務生的引導下,秦宇和李思琪兩人走到了大廳處,李思琪看了眼大廳的環境,朝著服務員問道:“沒有包廂了嗎?”

    “小姐,不好意思,四個包廂都已經被提前預定了。”服務員抱歉的答道。

    “秦先生,這里沒有包廂,要不我們換一家?”李思琪詢問起秦宇的意見。

    自從名氣上去了之后,李思琪也接觸過不少富二代和官二代,這些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譜大,一般吃飯都是要包廂,絕對不會愿意在大廳和許多人一起吃飯。

    “大廳也不錯,這里也沒多少人。”秦宇隨意的答道,就是吃頓飯而已,他可沒那么多講究,再說了,要是自己和李思琪兩人單獨要一個包廂吃飯,反倒更有些不合適。

    “這位先生說的對,我們這大廳也是很清凈的,而且客人們都很有素質,不會出現什么哄鬧的現象。”那服務員聽了秦宇說的話,連忙接口道。

    “那行吧。”李思琪點了點頭,和秦宇兩人在靠窗邊的一張桌子上坐下,從這里透過窗外,可以清楚的看到秦淮河岸的風景。

    秦宇和李思琪兩人坐好之后,服務員便將李思琪點好的菜單拿去交給廚房,而李思琪卻是朝著秦宇問道:“秦先生,既然您這么喜歡風水,能不能再跟我說說關于南京的風水,我記得小時候奶奶會經常給我和妹妹講這方面的故事。”

    “風水事跡多數是后人進行了改編的,被成為故事,既然是故事,自然趣味性就會濃一點。”秦宇看了眼李思琪,笑了笑,他心里很清楚,李思琪問這問題,一來估計是怕兩人之間沒有話題,到時候氣氛尷尬下來,二來也是有意讓自己表現一下,不得不說,李思琪也是一個很心細的女人。

    “南京的風水故事很多,如果真要說,可以說上一天一夜,這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埋金”騙局,這可以說是風水界第一個騙局吧,但這還不是秦始皇破壞南京風水的全部手段,為了破壞南京的風水,秦始皇可以說是絞盡心智,在風水一行中,把這個典故稱為“始皇東游鎮王氣。””

    “始皇東游鎮王氣?”李思琪雙目一亮,“聽這名字就覺得很有趣,秦先生您給我講講。”

    “秦始皇鎮壓南京的王氣,總共有三個辦法,其中一個就是鑿山,另外兩個則是讓河道改流和易名。”

    在秦宇開始給李思琪講解秦始皇如何鎮壓南京風水的時候,有兩位老者在一對年輕男女的攙扶下走進了大廳,而且就坐在離著兩人不遠的位置。

    “在風水界,把秦始皇的這三個辦法,稱為鎮壓王氣的三板斧,這第一板斧我先前已經說過,至于第二板斧讓河流改道,則是和咱們現在所處的這秦淮河有關系。”

    秦淮河原名“藏龍浦”,是南京城附近一條極其重要的內陸河道,同時也是一條有節氣的河道,東晉時期,發生過一次叛亂,而當時有三千人跳秦淮河自盡殉國,以示節氣。(未完待續) ( 超品相師 http://www.iefiup.live/1/1352/ 移動版閱讀m.qishu777.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返回奇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