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少婦白潔 少年阿賓 都市艷婦

第二十七章利益均沾

      在等候縣試的日子里,云家的生活規律而歡樂,每天清晨,那條肥碩的蛇就會從某一個角落里鉆出來,肚子吃的鼓鼓的,悠閑的盤成一個蛇餅等候太陽光自動的照射在它的身上。

    然后就會有一只黃狗張著大嘴四肢伸展的直直的,脊背上下起伏幾下,就當是晨練了,一般到這個時候,就會有一個穿著藍色衫子的少女挑著水桶從竹樓里出來,小心的掩上那扇竹門,踩著竹梯下了小樓,先去看看自己心愛的兩頭豬,發現它們在干草窩里睡的香甜,這才歡快的挑著水桶去小河邊。

    “臘肉,你家少爺昨晚睡你了沒有?”一個胖胖的少婦披散著頭發挑著水桶正在打瞌睡,發現臘肉之后立刻就來了精神,湊過來眨巴著小眼睛問臘肉。

    “我家少爺是讀書人,斯文著呢,將來要娶嬌滴滴的官家小姐,不像你家二蛋,每天往死里欺負你。”論到說葷話臘肉一點都不害羞,山里的女子本來就不在乎這些事,十二三歲生孩子的多得是,再加上在青樓耳濡目染的,半點都不發怵。

    “傻女人,山里面見不到好男人,你家少爺細皮嫩肉的捏一把都出水,比我奶子上的肉都細發,他不睡你,你就不能等小少爺睡著了自己去找被窩鉆?天大的機緣呢,你家少爺又是一個善心的,只要睡了你,將來一定會給你一個名分,抓緊了,今晚就睡!”

    少婦的話剛說完,一個五大三粗的嬸嬸就接過話頭教育臘肉。

    小河邊上就是一個閑話場,東家長西家短的長舌婦聚集到一起之后,第一眼就看臘肉的身子,還要臘肉走幾步讓她們看看,都說沒有不偷油的老鼠,一定是臘肉太大膽,把膽小的相公嚇著了。

    臘肉走到小河的上游,找了倆片大樹葉子仔細的洗干凈,再把水桶洗刷了幾遍之后,才裝上水將大樹葉子覆蓋在水面上,這才挑著水往家里走。

    邊走便尋思,有的時候還會臉紅,不過一想到少爺對那漂亮的梁家小姐都不愿意多看一眼的樣子,心里就暗暗發疼。

    活了十三年,只有這兩個多月才活的像個人,赤身裸體的被掛在木頭架子上的時候,只想著能不能活,沒想到一下子就掉到了福窩窩里,姆媽說過女人不能貪心,在少爺的庇護下能這樣過完這輩子就是大福份,不想那么多。

    遠遠地看見兩位少爺站在竹樓上又開始做那些奇怪的動作,臘肉的心里的歡樂就蕩漾的快要溢出來了,發現他們開始蹦蹦跳跳了,就不由得加快了腳步,只要開始蹦蹦跳跳了,就說明他們已經忙完了,就要開始洗漱了。

    “這山里水就是甜。”云崢含了一口水,開始拿撕開花的柳樹枝子蘸著青鹽刷牙,仔細的弄完牙齒,漱了口,這才發現云二早就弄完了,上前一把捏開這家伙的嘴巴檢查,果然,牙縫里還有一絲綠菜,粗暴的幫著云二捅完牙齒,這才心滿意足的進了竹樓。

    “你弄疼我了。”云二一邊抱怨一邊拿腳踢云大的腳后跟。

    “這個時代你不好好刷牙,到時候牙疼的時候你指望我上哪給你找牙醫?我是故意的,就是為了讓你長記性。”云大背著手走到一個矮矮的桌子邊上坐了下來。

    臘肉已經把加了豆子的熱粥端了上來,又拿過一碟子用鹽腌好的野菜,三個人就開始吃早飯,喝粥的時候云大告訴云二和臘肉自己今天打算帶著他們去豆沙關轉一圈,順便去拜訪一下老主簿,早點把考試的事情落實好,聽劉都頭說,距離考試也就剩下五六天了。

    見自己要出門,臘肉匆匆的將稀粥喝完,就跑到樓下去喂豬,喂牛,順便還要將牛車擦干凈,少爺最見不得骯臟了。

    等到出發的時候日頭已經爬上山頭一丈多高了,山間又升起了霧嵐,這非常的討厭,別的地方只要日出大霧就會消散,只有這個山谷里,日頭升起來烤干了露水,才會有霧嵐。

    牛車的木頭轱轆發出吱吱呀呀的聲音,云二站在竹簍里指著草叢里不時飛起的野雞一個勁的問云大能不能給他捉一只回來。

    這種報復性的語言云大按照慣例是不理會的,臘肉則會唧唧喳喳的告訴云二這種花大姑的肉是騷的,吃不成,所以才會飛得到處都是,沒人去抓它們。

    “我就喜歡騷的。”云二繼續蠻不講理,還要臘肉去捉,云大在他的腦門上拍了一把,這才乖乖地坐在竹簍里生氣。

    路過大青石的時候倆個捕快挎著刀子守在那里,閑雜人等一概會被攆走,另外幾個捕快則在不斷地往山溝里運貨,今天又是一個交易日,捕快們很忙。

    “云大,嘗嘗新收的山貨。”一簍子竹蕈就扔了過來,劉都頭抹著額頭的汗水一屁股坐在云大的牛車上,撩起袍子扇風,看樣子累的夠嗆。

    “娘的,山民就認老子,每一筆交易都需要老子在場才能放心的交易,現在剛開春,主要收的就是山珍,還有一些竹鼠你要不要。”

    “當然要,我就是挑這個時候過來混禮品的,今天要去拜訪老主簿,我是后進末學,拜見座師,兩手空空的可不像話。”云崢眼睛一瞪就獅子大張嘴。

    劉都頭笑的氣都喘不上來,斷斷續續的指著云崢說:“就知道你不是一個肯吃虧的,知道我來的時候老主簿是怎么說的?

    他老人家說,云家的小子今天必定來拜見老夫,前幾天沒來,是因為沒有趁手的手信,你小心今天被人家打劫,哈哈哈,果然,老子才開張,打劫的這就上門了。”

    云崢也不由得笑了起來,半晌之后拉著劉都頭的手說:“知道怎樣才能把這門生意長久的做下去嗎?”

    劉都頭連忙拱手道:“請指教。”

    “無他,利益均沾而已,你現在做的就很對,這里面的利潤到底有多大,這段時間你也該知道了,只要你不想著獨霸這門生意,十年之后,我在京城說不定都能從奏報里聽到你的名字!”云崢理所當然的說道。

    ps:求推薦,求收藏。 ( 大宋的智慧 http://www.iefiup.live/2/2811/ 移動版閱讀m.qishu777.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返回奇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