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少婦白潔 少年阿賓 都市艷婦

第四章 朋友的義務

      那個女子嬌笑著說:“割肉喂鷹,舍身飼虎這樣的事情你們干得出來,本座相信,因為你這樣的人,本座見過很多,生死你們能看透,他們不能,殺掉他們你的身上就有了因果,被孽緣沾身,和尚,你還指望自己能夠去西方極樂嗎?”

    隨著那個女人的話音,六個被堵住嘴巴的行商和樵夫就倒在血泊里,五溝目眥欲裂,要上前理論,卻被腳上的鐵鏈子給拴住了,高喧了一聲佛號就跌坐地上,閉上自己的眼睛,不忍心看地上猶在抽搐的尸體。

    云崢想去銀星和市,廣元就是必經之路,從成都到廣元直到勉縣,就是大名鼎鼎的金牛道,只有出了金牛道,云崢才能選擇到底是走褒斜道去關中,還是從祁山道去秦州,不管從那里走,路途都不會好走的,無論如何也沒有辦法避開金牛道上最險要的凌云渡!

    蜀道難,難于上青天,這些天來行走在崎嶇的山路上,已經快要榨干這支隊伍的最后一絲活力了,云崢一直認為,走到凌云渡就可以休整五天,畢竟到了這里路途就算是走了一半了。

    葛秋煙永遠是一個大威脅,這個不知道是不是吃錯藥的女人打成都府就一路跟隨著自己,寒林知道的很清楚,他和人家交鋒了三次,都無功而返。

    猴子告訴云崢五溝那里不適合招待客人,因為有高僧圓寂了。

    云崢在仔細的問過猴子和彭九之后就很清楚的知道,五溝遇見大麻煩了。或許說五溝的大麻煩是自己帶給他的。

    “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阿彌陀佛,白云小徑白云生!”這句話說得非常的清楚,有假菩薩在皇澤寺,假菩薩能是誰?除了葛秋煙那個四處施舍肉身的女菩薩之外還能是誰?

    白云小徑白云生,自己在白云山小徑的盡頭看到了什么?云崢不愿意提起,只要想想就會嘔吐。五溝發脾氣了。認為葛秋煙他們就是一堆黃白之物需要掩埋。

    商隊停了下來,云崢都能想到葛秋煙想要干什么,凌云渡上的吊橋現在說不定已經被葛秋煙整治成一個危險的所在。

    廣元府,也就是利州。這里的官府根本就沒辦法完全統治地廣人稀的地界。只能勉強保證這里的金牛道不被盜匪破壞。蜀中從來都是一個盜匪多如牛毛的地方,云崢相信,這里的盜匪很有可能已經倒向了彌勒教。因為在綠林道上彌勒教是無可爭議的老大。

    據寒林所說,蜀中的彌勒教眾最厲害的就是沙門高曇晟,他才是蜀中的佛子,盤踞在巴州,就連當地的官府都畏懼他三分。

    張方平這個混蛋根本就沒有指望自己能把絲綢都售賣出去,并且打通商道,他很想拿自己的甲子營去試探一下彌勒教的實力,自己原先想著那個家伙讓自己當替罪羊的想法實在是太簡單了,像張方平這樣的家伙,早就在權利的傾軋中鍛煉的心如鐵石了。

    云崢發現自己還是過于輕信了,只要是政治家以及官吏,都是不可信任的,以后要注意了,自己一時不察,竟然將自己弄到了一個危險的境地。

    “小子,你小心了,葛秋煙身邊的人越來越多了,在梓潼的時候,她身邊只有十余人,被我殺掉了四個,但是到了武連,她身邊的人數就增加了一倍,等到咱們在劍門擊退她的時候,她身邊的爪牙就已經有六十余人,在凌云渡,她的人手絕對不會少于百人。”

    云崢郁悶的點點頭咬著牙說:“五溝在倒霉,如果沒有五溝,我大可在利州城住下來,她就拿我沒轍,她們不可能長久的占據皇澤寺,懷安軍駐扎在利州,每年都要橫掃一次金牛道,但是有五溝在,就變成一個無解的死局了,懷安軍不在乎五溝,偏偏咱們在意。”

    “你打算救五溝出來?”寒林盯著云崢的眼睛看。

    云崢懊惱的說:“那是自然,雖然那個和尚又胖又貪吃,還總是騙我的錢,我還是要救他出來,朋友這兩個字不是隨便說說的。”

    “笑林如果獲罪于天,被押赴刑場問斬,你如何做?”

    云崢奇怪的看著寒林說:“這用的著去想嗎?幫著你劫法場啊,先給皇宮里用小型的投石機扔些火藥彈,然后趁著大亂去菜市口干掉監斬官,最后逃出東京汴梁城,然后就海闊憑魚躍了,占據一座大山,或者占據一個海島,要嘛當山賊,要么做海盜,就看我當時怎么想了。”

    寒林的臉皮抽搐幾下子,痛苦地對云崢說:“非要往皇宮扔你的火藥彈?往學士府扔兩顆老夫認為就足夠了。”

    “要嘛不干,要嘛就做絕,扔到學士府總想著還有一點退路,老想著招安,那樣離死就不遠了,咱大宋習慣性的把人招安之后再下手,這一招我也會,沒了退路,就能活的長久些。

    現在沒工夫和你說閑話,五溝的老命重要啊,猴子,猴子,你穿上鎧甲,挑著一面白色的旗子去皇澤寺告訴葛秋煙就說我們投降了,只要她把五溝交出來,什么都好說。”

    猴子答應一聲就去找盔甲穿,寒林厲聲阻止道:“你瘋了?葛秋煙現在不知道五溝對你的重要性,正好暗地里救人,你這樣豈不是明著把自己的把柄交到人家手里去了,愚蠢!”

    云崢不耐煩的說道:“你比我聰明?你能想到的,我就想不到?告訴你,在這樣的死局下,最先死的就是那些無關緊要的人質,哼哼,萬一五溝被人家當做小蝦米一刀砍死了,我殺掉葛秋煙有個屁用,難道幫著五溝報仇啊!滾開!”

    云崢也忙著往身上套甲胄,寒林被云崢搶白了一句,臉孔憋得通紅,他發現自己和云崢的想法不一樣,云崢想的首要條件是怎么平安的把五溝弄出來,自己想的首要條件是怎么把葛秋煙干掉,想法不同,得到的結果也就不同。

    葛秋煙奇怪的看到上午時分離開的那個斥候又回來了,這一回很奇怪,肩膀上扛著一面白色的旗子,邊走邊喊,說只要保證五溝和尚沒事,什么都好商量。

    葛秋煙疑惑的瞅瞅被捆的像個肉球的五溝和尚,奇怪的問道:“這是何故?”

    五溝和尚苦笑著說:“可能因為我是云崢的朋友,這家伙不忍心看著我死掉,所以就干脆投降了。”

    他們都隱藏在皇澤寺的閣樓上,外面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

    “你價值四千六百匹絲綢?”葛秋煙不由得提高嗓門,一連三次和云崢交鋒,她發現這是一個很難對付的人,現在卻投降的如此容易,騙鬼啊!

    五溝耐心的對她解釋道:“云崢就是這么四海的一個人,把朋友看得比錢財重要,能用錢把我贖回去這種事他一定會干的,恭喜你,你發財了!”

    葛秋煙咬著牙說:“那就讓他用自己來換你!”

    五溝像看傻子一樣的看著葛秋煙說:“我只說他把朋友的性命看得比錢財重要,沒說他把朋友的性命看得比自己老命重要,你是傻子嗎?聽不懂我說的話?”

    葛秋煙怒從心頭起,一腳就把五溝踢到角落里,好像想到了什么又讓丫鬟把五溝踢回來問道:“他是怎么知道我在寺廟里的?”

    五溝艱難的抬起頭說:“我看見你們又是在水井里下毒,又是在寺廟里潑油的,這分明是要弄死那個家伙,作為人家的朋友,不能害死他,我也只好用暗語告訴人家你在寺廟里。”

    “這么說,我殺的那六個人殺的不冤?”

    “冤枉!貧僧早就告訴過你應該殺和尚的,你不聽,所以才造下了殺孽,阿彌陀佛!”

    葛秋煙氣的發抖,抖手就把長劍拔了出來,在五溝的脖子上試探了一下,又恨恨的收劍入鞘,命一個書生狀的盜賊去告訴猴子,除非云崢獻出全部絲綢,否則免談。

    云崢穿著盔甲,站在凌云渡的另一邊,他今天特意穿了加厚的兩件絲綢內衣,聽說這東西可以擋箭,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過有備無患還是要做的。

    聽了猴子捎回來的話,瞅著已經消失在云霧里的寒林,命彭九點起來一柱粗大的時香,既然五溝的老命已經有了保障,現在當然就要從長計議了。

    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葛秋煙要的就是絲綢,這說明自己親自干掉趙三炮的事情她并不知情,以為自己是受了張方平的重托去做生意的,只要拿走絲綢就能重創張方平。

    事情到現在就很有趣了,云崢根本就不介意拿絲綢去換五溝,四千多匹絲綢聽起來是個龐大的數字,可是葛秋煙忘記了自己的身價,她的身價因為在成都府大鬧一場之后,已經價值兩千貫了,如果云崢能把抓到葛秋煙,又能殺掉別的盜匪。按照民間或者官府的懸賞的賞格,這筆買賣就不虧,更何況要是把一些有名有姓的盜匪的腦袋私下里賣掉,四千多匹絲綢即使被燒掉,梁家,陸家,這些人家一定不會發火,說不定拿幾個腦袋搪塞一下就能過去。

    好好地運作一下,這些腦袋說不定能為家中的子侄謀取一個官身!(未完待續。。)

    ps:第二章,還有一章,哈哈 ( 大宋的智慧 http://www.iefiup.live/2/2811/ 移動版閱讀m.qishu777.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返回奇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