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少婦白潔 少年阿賓 都市艷婦

第十四章最了解皇帝的只有皇帝

      郭恒川沒有等到自己兩個兒子的尸體,只等回來了侄子郭如松的頭顱。

    他提著刀子在荒原上嘶嚎了整整一個時辰,才慢慢地平靜下來,云崢不按常理的殺使行為,讓郭恒川徹底的失去了理智,他發誓要用云崢的頭顱來祭拜郭家三位已經死去的晚輩。

    郭如松的死和宋軍沒有任何的關系,至少,李常在郭如松的隨從帶回來的信箋里是這么說的,他在信里說,這是一場悲哀的家族矛盾,是郭如海殺了自己的堂弟郭如松,而且是在云帥已經明確下令允許郭如松活著離開雁門關的情形下。

    蕭火兒疑惑的看著積極求戰的郭恒川,他確實已經糊涂了,郭恒川瘋狂的表現似乎證明了他的無辜,可是站在雁門關城頭的郭氏兄弟卻像一根尖刺牢牢地扎在他的心上。

    在荒原上和云崢對峙了三個月之后,久攻泥古寨不下的耶律洪基終于消耗光了最后的一點耐性,強令蕭火兒必須用最快的速度攻占只有少數兵力把守的雁門關,最后從太行山南下,向東京進軍。

    河北道,河間府聚集了大宋,和大遼上百萬的軍隊,龐大的軍隊群在窄小的地帶里相互廝殺,已經談不到任何戰術可言了,只有最原始的廝殺,每日不斷地在這片土地上上演,河間府——血流漂杵。

    這一次的戰爭和以往的宋遼戰爭都不相同。挑起戰爭的不是某一個偶然的事件,而是皇帝自己,所以兩軍之間看不到任何的和解可能。宋遼邊境上的戰火燃燒的一日比一日猛烈。

    戰爭正式開始只有五十三天,但是這五十三天卻讓狄青有度日如年的感覺,小南河,田家寨,白溝驛這三個最重要的戰略要地已經三易其手,尤其是小南河寨,三千軍士填上去。不到一日就會折損的干干凈凈,即便是大宋軍隊有火藥彈這樣的殺器也僅僅能做到和遼軍互有攻守。一旦遼人的鐵甲軍發起了進攻,這座矗立在平原上的寨子,立刻就會陷落。

    宋軍只能借助強悍的投石機將大型火藥彈投擲進小南河寨,將那座寨子炸成一片火海。才能讓宋軍重新奪回軍寨,而現在,大型火藥彈的作用已經越來越小了,隨著戰爭長久的進行下去,遼人開始使用工事來應對這種他們從來都沒有見過的犀利武器。

    狄青站在敵樓上遠遠地看了看對面的遼軍,小南河軍寨的外面布滿了遼軍挖掘的壕溝,大隊的遼軍就在壕溝里游動,等待將軍下令,就再一次發起進攻。

    不斷地有一兩枚火藥彈從小南河寨飛了出去。威懾性的在遼人的壕溝上方炸開,告訴敵我雙方,戰爭還在不斷地持續著。

    戰場特有的腐臭味道彌漫在小南河的兩側。河面上的各種浮橋都被火藥彈炸成了廢墟,寬度不足五丈的小南河上飄滿了被河水浸泡的發白臌脹尸體,被斷裂的浮橋阻擋住,白花花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河道幾乎為之堵塞。

    狄青抓了一把黝黑的城墻,往日堅硬的城墻在他的手下變得如同豆腐一樣松軟,看著手里已經被火焰燒灼的酥脆的泥塊。狄青嘆息一聲問小南河守將王韶。

    “城墻已經不足持,接下來你如何應對遼軍?”

    王韶笑道:“城墻沒了就壘土成山。遼人總要一次次的攻奪才好,否則他們是進入不了霸州的,小南河兩側都是沼澤,水草茂密,不適合行軍,唯有正面攻取小南河寨才能進入大宋霸州。”

    韓琦跟著嘆口氣道:“這兩邊的沼澤,都是太宗皇帝時期兵敗之后,為了防范遼人入侵掘開黃河淹沒了大片田地才形成的,事到如今,獨流河一代竟然成了大宋最堅固的屏障。

    小南河寨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里已經丟失了三次了,再這么下去,高繼宣很可能會再次掘開黃河制造新的沼澤地了。”

    狄青邀請韓琦走下殘破的城墻,邊走邊道:“其實河間府的大軍過于多了,兵將太多并不是一件好事,在老夫看來,兵將只要夠用就成,現如今六十萬大軍齊聚河間府,每日的糧草供應就讓人焦頭爛額,大家伙是扎堆來吃飯,誰有工夫打仗啊。

    云崢那里的兵力太單薄了,河間府兵多的已經成了負擔,何不向雁門關方向增兵十萬?老夫敢說,一旦云崢手里有了十余萬人馬,定會攻破遼國西京,兵進遼國腹心之地,如果那樣的局面形成,老夫敢說,耶律洪基定然會從河間府撤兵的。”

    韓琦搖頭道:“陛下不打算逼迫遼國撤兵,他打算在河間府生生的將遼國的有生力量消耗掉,現如今,陛下自己也知道此時進攻遼國收復燕云十六州的時機還不成熟,所以他就想對耗。陛下的想法很簡單,想要圖謀燕云,總要摸清楚敵人的底細吧,如果大宋在這一次對耗中不占優,那么,文彥博所說的二十年不言刀兵事就會被徹底的執行。

    云崢性如烈火,一旦手中握有重兵,天知道他會干出什么事情來,一旦將宋遼兩國的對耗變成了生死鏖戰,老夫敢斷言,今后十年之內,宋遼兩國就會衰落下來,西夏未平,還不到我們全力和遼國算總賬的的時候,如今他手里的五萬多兵馬,只能固守,不能進取,這也在另一方面達成了陛下想要全面對耗的目的。”

    “朝廷不相信云侯?”狄青停下腳步,驚詫的問道。

    韓琦微微一笑道:“到了他這種層面的官員,還說什么信任不信任的,只能說合適不合適,朝廷如果不信任云崢,斷然不會將大宋的咽喉要地雁門關交給他來固守,他守衛雁門關,全大宋的人都放心,陛下已經以國運相托付,信任兩字就不用再說了吧?

    之所以不給他增派援軍,最大的原因還是你口中的補給,代州疾苦甲天下,養不活那么多的軍兵的,如果軍資全部靠京師供給,耗費太大了,就算是按照你說的給云侯增兵十萬,十幾萬大軍在雁門關的時候供給還能勉強供應,如你所言,云侯一旦手握重兵,他絕對不會白白浪費兵力的,自然就會攻奪遼國西京。

    老夫以為他干掉蕭火兒似乎不太難,那樣一來,大宋的戰略就要從東轉向西,火并之勢已成,誰都無法扭轉,不管大宋愿意不愿意,我們都要開始和遼國全力開戰了。”

    狄青皺著眉頭怒道:“我們現在難道不是在全力開戰?小南河,田家寨,白溝驛已經殺的尸山血海了,老夫估計,最大的戰事當發生在泥古寨,這里的每一個戰場都是吞噬活人的魔口,你不要告訴我這里還不算是全力作戰。”

    韓琦笑道:“其實這一戰從頭到尾都不過是宋遼兩國的一次試探,遼國的皇帝耶律洪基即便是再憤怒,他也清楚從我大宋討不了多少好處,他不過想通過戰爭來穩固自己的地位,遼國秦國王耶律重元的背叛,已經讓遼國朝政出現了不穩的趨勢,這個時候適時來一場戰爭,讓所有人把目光轉移到戰場上,他好在國內清理一些人。”

    狄青不解的道:“清理國內的叛徒也沒有必要把自己的軍卒派上戰場送死吧?”

    韓琦嘿嘿笑道:“剛才說的那些話,可不是老夫說的,是陛下自己說的,帝王心術我們不了解,普天之下最了解耶律洪基的人應該就是咱們的陛下了。”

    “因為陛下是皇帝?”

    “沒錯,最了解皇帝心態的永遠只有皇帝,我們想不通的事情,在陛下那里就成了理所當然。”

    狄青深深地看了一眼韓琦道:“老夫是一介老卒,行軍打仗還成,這種窺伺人心的事情確實不擅長,也罷,既然身為陛下鷹犬,就一心一意的幫助陛下作戰,其余的不想也好。”

    韓琦小心的把頭探過城墻朝外面瞅瞅,見一顆火藥彈正好落進了遼軍挖掘的壕溝,炸響之后,四五個人形物體飛上了天,滿意的點點頭,縮回腦袋跟隨著狄青回到了小南河寨子外面的大營,王韶卻大呼小叫的招呼軍卒重新加固城防,還下令將一輛輛的大車用水潑濕堆積在北寨墻巨大的缺口上,一旦到了傍晚,就是遼軍進攻之時。

    回到大營的狄青冷冷的看了一眼高繼宣,他剛才和韓琦之所以會去城墻,就是因為高繼宣提出一個夜間偷襲的作戰方案,他認為想要打破小南河的僵局,最好的辦法就是主動偷襲。

    “誰要是再敢出言夜間偷襲者,斬!”

    狄青下達了軍令之后,就轉回了自己的營帳,從看到遼人軍陣的第一眼起,狄青就知道夜間偷襲純粹是一種自殺行為。

    且不說遼軍營寨曲折盤旋的全是壕溝,即便是不考慮這些,只是讓大軍離開火藥彈的掩護,和遼軍肉搏,這樣的將軍就該被斬首示眾才對。

    高繼宣尷尬的朝韓琦,老包看過去,卻發現那兩個人對自己不聞不問,正在商討大軍的后勤補給事宜,一口惡氣從胸腹中升起,在軍帳中再也待不住了,憤怒的掀開簾子,大踏步的向自己的軍營所在地走去。(未完待續)

    ps:第一章 ( 大宋的智慧 http://www.iefiup.live/2/2811/ 移動版閱讀m.qishu777.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返回奇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