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少年阿賓 少婦白潔 都市艷婦

第六十一章 不敗傳說——宋人也會殺也人

      第六十一章不敗傳說——宋人也殺人

    “高冠博帶的士人,衣香染鬢的仕女,走馬繁華的都市,勤勞慷慨的子民……

    這是神仙地啊。 章節更新最快

    出自天賜福地的宋人,來到戈壁荒漠之后為什么也喜歡殺人呢?

    聽說那里的人老有所養,少有所撫,每日里晨鐘一響,世間再無閑人……

    寺廟里的僧人誦經之余會施舍四方,道觀里的高人也會扶危濟困,聽說那里的人連路邊的花草都不忍攀折,連流浪的野狗都能有食物。

    為什么這樣和善的國度出來的士子,也會喜歡殺人呢?

    莫非真的是書里面說的橘生淮南則為橘,生于淮北則為枳,葉徒相似,其實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異也?”

    久不說話的仁寶上師聽了鐵心源的長篇敘述之后,長嘆一聲破天荒的說了一長串的話,他對鐵心源的敘述極為有感觸。

    鐵心源知道仁寶上師在說自己殺俘的事情,也知道他是在隱晦的指責自己不像別的宋人一般仁慈善良。

    這位天真的神職從業者,早就看遍了人間的殘酷和滄桑,在他的心中,無論如何都會有一片傳說中的凈土,大宋離得很遠,所以,他把傳說中的大宋完全完美化了。

    大宋殺的人一點都不比西域少多少,只不過大宋殺人都是隱性的,不像西域如此酷烈直白。鐵心源對此有著最直觀的認知。

    很大程度上這和經濟的繁榮度以及文化的普及有關,多少還有一點是非觀的宋人。至少還知道殺人是一件見不得人的事。

    不像西域人,殺人已經殺出成就感出來了,這里殺人用不著有任何的遮掩。

    至于西域的經濟,鐵心源到現在還沒有發現這里有所謂的經濟,有的只有搶劫。

    這里的搶劫就像大宋的交易一樣頻繁,也有著同樣的功效。

    大宋的交易是通過金錢來達到互通有無這一最高目的的。而西域的強盜們通過搶劫也達到了這一目的。

    這里有一套自己的詭異的生存哲學。并且效用良好的運轉著,至少,鐵心源目前還看不到這里的搶劫經濟有任何崩塌的可能和危險。

    大宋的社會已經發展到了封建主義的巔峰時代,西域至今還是半奴隸半封建的社會模式。

    鐵心源可以肯定的說,即便是包拯那個道德宿儒來到西域,如果手下也有上千人需要吃飯,他也會拿著刀子沖出去搶劫的,而且一定比別的強盜更加的兇殘和勇猛。

    無他,只因為包拯比那些殘暴的強盜們更加明白責任和義務之所在。

    這些話沒必要對仁寶上師這個大宋崇拜者說。鐵心源面對上師炯炯的目光,只能慚愧的摸摸自己的鼻子苦笑道:“我是宋人中的異類,所以只能跑到西域來討生活。”

    薩迦上師不像仁寶上師那樣天真淳樸,很明顯。他對人性有著更加深刻的認知,他清楚,宋人一定不像仁寶上師說的那樣純良,西域人也不一定全部都是窮兇極惡的強盜。

    鐵心源是他認識的所有人中,最奇特的一個。

    身為首領,他和自己的那些奴隸部下的低位等級似乎并沒有那么嚴苛。

    甚至在個人享受方面,他比那些奴隸唯一多出來的就是這一罐子金黃的蜂蜜而已。

    他此時還不知道鐵心源的老窩在那里。不過,他非常的希望能在鐵心源的老窩里修建一座屬于自己和仁寶上師的寺廟。

    自從苯教上師辛饒米保創建了苯教四法門之后,原本不立文字,不立顯像(佛像)的苯教,在經過與佛教的斗爭失敗之后,終于痛苦的認識到了自己本門教法的失誤之處。

    精神層面的神佛實在是過于遙遠,唯有讓愚昧的人們看到實質的神佛,人們才會加以信奉,哪怕只是一尊神佛投影在人間的虛影……

    沒有王權的庇護,苯教的發展就成了一個很大的問題,薩迦上師認為,王權管控人們的,至于靈魂必須交給他們來引導。

    “很久以來,我和仁寶很想找一塊風塵不染的地方修建一座供奉普賢如來,普明大日如來的明堂,不知首領有沒有什么建議?”

    薩迦上師說完之后就看著火光下鐵心源那張明滅不定的面孔。

    苯教在三百年之前的羅些辯法大會中失敗了,從此他們傳經的場所都被佛教所占領,無數的苯教上師只能游走在窮山惡水中傳播自己的教義,歷經三百年薪火傳紀代代不絕,甚至到了一千年后苯教也沒有滅亡,自然有他的不凡之處。

    如果讓薩迦上師在清香谷建立一座苯教寺廟,無疑會讓鐵心源變得耳聰目明,至少,全天下的苯教信徒都會成為自己的耳目。

    更重要的是,在西域這地方,你要是不信奉點什么,幾乎是寸步難行。

    自己的山谷里,如今有很多人,亂糟糟的什么神都拜,甚至還有一群對著火堆行五體投拜大禮的,如果不能早點統一他們的信仰,遲早會出大亂子的。

    苯教其實是一個很值得信任的宗教,這個宗教的歷史悠遠,據說一萬八千年前就開始了,那時候的吐蕃人估計還住在山洞里。

    有了薩迦上師和仁寶上師,他們就會帶著山谷里的居民們沒事轉神山、拜圣湖、磕長頭、撒隆達、掛五彩經幡、堆石供、火供、水供、會供、煨桑、朵瑪、酥油花、擦擦、金剛結;還有學漢文、玩天珠、天鐵、跳鍋莊、宣舞、繪畫,生活再也不會感到無聊了,至于藏文還是不要學習了。

    鐵心源對于漢族老祖宗創造出來的漢字非常的有信心,只要開始學難懂的漢字,就沒時間去學別的什么文字了。

    不過也有麻煩的地方,苯教的這些人最喜歡給神佛燒點東西,據說在苯教最新盛的某一年,他們一次給神佛燒了百萬斤青稞,六千頭牦牛,四千匹戰馬,一萬只羊,五百個奴隸,五十個贊普的侍臣,以及多的數不清的皮毛和布帛,再加上引火的柴草,整整堆積了兩里方圓的一個大火堆,大火燃燒了整整三個月,天上的降雨都不能讓那個火堆熄滅……

    如果只是燒點紙錢豬頭一類的東西,鐵心源非常愿意,要是把清香谷里的伙計們辛辛苦苦種出來的糧食,養殖出來的牛羊一點不剩的拿去燒掉,鐵心源覺得自己會第一時間提起刀子砍死這兩個老家伙。

    鐵心源開玩笑的道:“我家的地方很大,修建一座寺廟完全沒有問題,只是我家現在很窮,恐怕沒有什么好東西供奉給普賢如來和普明大日如來。”

    薩迦上師笑道:“兩盞酥油一瓣心香足矣供奉我佛。”

    鐵心源懷疑的瞅著薩迦上師道:“我聽說……”

    薩迦上師伯伯自己肥大的袍袖不耐煩的道:“道聽途說不足為憑。”

    “好吧,山谷里有木料,也有石頭,如果需要磚瓦,我那里的人也能燒,最近來了兩個會燒瓷器的人,如果你需要,可以把他們派給你們。

    不過啊,事先說好,建造寺廟所需的費用,需要你們自籌,如果你們沒有來錢的門路,戈壁上有一片屬于魔鬼的土地,那里有非常多的瑪瑙,你們如果能夠撿到一些瑪瑙,我可以派人幫你們賣掉,這樣就有錢修建寺廟了。”

    鐵心源想的很清楚,從一開始,自己就要堵住這些神職人員向自己伸手要錢的路徑。

    現在不給,以后也不打算給,自力更生,豐衣足食才是最正確的法門。

    薩迦上師笑道:“金珠寶貝我們還是不缺的,只要首領給一塊能讓神明安居的所在,我們就感激不敬。

    到現在,還不知道首領的名字,將來明堂建成之后,長生碑上一定要為首領點上一盞酥油燈。”

    沒想到這兩位窮的只剩下一身衣裳的老僧,竟然也是兩個有錢人,那句不缺少金主寶貝的話說的云談風輕,充滿了世外高人對銅臭的輕視。

    和兩個番僧用宋話交流,這讓鐵心源感到心曠神怡,雖然這兩位的宋話說的奇形怪狀的非常難懂,但是在遣詞造句上,這兩位的宋話都說的非常嚴謹。

    “在下鐵心源,見過兩位上師!”

    鐵心源帶著笑容重新和薩迦,仁寶兩位上師見禮。

    三人呵呵一笑之后,就各自鉆進了羊皮睡袋之中,這一夜三人各有收獲,仁寶上師連宋人也殺人這種想法都拋諸腦后。

    宋人如何會不殺人?

    文明人殺起人來才是最有效率的,畢竟,西域的這些野蠻人只曉得用刀子。

    清冷的空氣鉆進了鼻腔,讓人不得不清醒起來,鐵心源沒打算繼續想事情,把腦袋縮進帶著微微有一股子膻味的羊皮筒子里,不一會就睡過去了。

    天山的風從山巔吹過,帶起大片的雪花,雪花還沒有飛到山下就化成了細密的霧水,雨霧落下,在光板沒毛的羊皮筒子外面重新凝結成了細密的水珠,然后被鐵心源起伏的胸膛抖落在大地上。

    這是一個循環,萬世不息。

    ps:  第一章

    ... ( 大宋的智慧 http://www.iefiup.live/2/2811/ 移動版閱讀m.qishu777.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返回奇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