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少婦白潔 少年阿賓 都市艷婦

大結結局

      readx;

    雷方與溫諒交惡,給了早已暗藏禍心的顧時同可趁之機,在莊少玄的斡旋下,開了高價收購雷方在本草若蘭的股份。雷方沒有抵住誘惑和壓力,最后答應下來,卻因公司法規定股份賣給第三方需要一半股東同意,但不同意的股東默認要購買此股份。為此顧時同開出高于本草若蘭市場估值30%的溢價,共計6億5千萬元,溫諒如不同意,則要以同樣的價錢收購,他此時并無此龐大的財力,只能眼睜睜看著顧時同入主本草。

    同一時間,寧夕突降關山,帶了三位頂級會計師檢查本草若蘭的賬目,結果查出部分資金流動去向不明,為此有撤資離開之意。消息傳到顧時同耳中,大喜之余同樣以高價收購寧夕的股份,試圖以大股東的身份掌控本草若蘭。寧夕跟雷方不同,對現金并無興趣,要求對換明華集團20%的股份,顧時同也有意借助寧夕的勢力,欣然同意。溫諒眼看回天無力,只好經過一番明里暗里的協商談判,將手中股份也賣給顧時同,徹底敗走麥城,將一手打造的本草若蘭拱手相讓。

    禍不單行,在溫諒告別之時,召集五大區域主管和中層以上領導開會,準備帶走團隊,留給顧時同一個空架子,卻不料以范博為首,公然背叛,帶著所有人投入了顧時同的懷抱,只有苗清顏一人站在溫諒這一邊。顧時同此時也出現在會場,和溫諒四目交接,終于志得意滿的大笑著目送這個最大的敵人離開。

    顧時同的明華集團其實并無這么多資金收購本草若蘭,其中5億自籌,另10億則通過麥肯錫的華之苕同海外機構大摩簽訂了對賭協議,還有五億則通過股權轉換授予了寧夕明華集團20%的股份。

    一時明華集團聲勢大漲,經過長時間的的積極準備,終于在98年六月,也就是溫諒高考前夕,成功在明珠上市。鑒于本草若蘭的優秀表現,股價飛一般暴漲。寧夕于最高點時拋出手中持有的明華股份,套現了十五億巨資,雷方得知后后悔莫及。

    而在這場大戲的幕后。溫諒早已暗中布局多時,等寧夕拋出手中持有的明華股份后,推動了湘楚省柳城市寒古縣李三順老人之死一事公開化,調動鳳凰鳥在媒體的所有資源,對李三順家人狀告三樹口服液一案進行了空前的報道。一時國人對保健品行業的安全憂心忡忡,國家相關部門也介入了調查。

    而在前世,同樣因為李三順之死,導致了整個保健品行業大洗牌,萎靡不振了整整十年。

    明華股價一瀉千丈!

    而對賭協議規定要在上市后第一年的業績年增長率超過30%,顯然已不可能實現,根據協議條款,大摩共計持有明華集團40%的股份。

    在市場恐慌之時,溫諒在開曼群島成立了青河國際,抄底收購明華幾乎已經一文不值的股份。然后從大摩手中購買了另外40%,以60%的股權成為毫無爭議的大股東,僅僅一年之后,不僅報了本草一箭之仇,而且將本來高高在上的明華集團完全踩在了腳下。

    經過一番爭斗,顧時同家族從明華集團除名,顧時同因為內幕交易罪、挪用公款罪等罪名鋃鐺入獄,情節嚴重量刑在十年以上。穆澤臣逃脫后,于一雨夜凌晨向溫諒復仇,卻一槍打中常成左肋。被常成的掌中刀刺入喉嚨,當場喪命。

    齊舒探望顧時同后,將穆澤臣安葬,誰是誰非。已沒有必要追究,放下世俗紛擾,一心一意投入到慈善事業中去,此后二十年間,救人無數,尤其在西南一帶。被稱為菩薩媽媽,名聲遠播。

    溫諒對旗下產業進行重組,正式成立了青河集團,囊括食品、科技、水務、傳媒四大產業鏈條,取代顧時同,稱為江東首屈一指的大企業。

    左雨溪也調到了省教委,開始負責高校合并事宜,溫懷明去臨澤市做了市長,左敬在陳宗智倒臺后,順利成為關山市委書記,劉天來調任公安廳刑偵總隊總隊長……

    然后,到了分別這一天!

    溫諒和寧小凝站在月臺上,望著許瑤和紀蘇結伴坐上火車。火車慢慢啟動,突然,下一刻,許瑤從窗戶探出頭來,對著寧小凝大聲喊道:“小凝,還記得那一年我說的話嗎,你啊,就是太聰明了些……”

    聰明人,總會痛苦的!

    溫諒訝然,道:“什么聰明不聰明的?”

    寧小凝默然無語,原來,自己的心思,許瑤一直都是知道的!

    許瑤將頭上的帽檐拉低,遮住半邊容顏,從包里拿出隨身聽,連上耳機,張學友低沉卻又滿是深情的歌聲慢慢的彌漫了整個腦海,一首經典的《吻別》,三十年前,三十年后,再也沒有人能超越。

    前塵往事成云煙

    消散在彼此眼前

    就連說過了再見

    也看不見你有些哀怨

    給我的一切

    你不過是在敷衍

    你笑的越無邪

    我就會愛你愛得更狂野

    總在剎那間有一些了解

    說過的話不可能會實現

    就在一轉眼發現你的臉

    已經陌生不會再像從前

    我的世界開始下雪

    冷得讓我無法多愛一天

    冷得連隱藏的遺憾

    都那么的明顯

    這三年,是我的一生最美好的時光,這三年,是我寧可舍去生命,也不愿意舍去的記憶,這三年,有你,我很歡喜!

    溫諒,我愛你,不是喜歡,是愛!

    曾有人問,青春是什么?

    我沒有答案。

    曾有人問,愛,是什么?

    我依然沒有答案。

    可到了今天,到了我北去,你南下的這一天,我才知道,原來多年以前,那個答案就已經停在我的眼前,我的掌心,我生活的每一處痕跡:

    因為。

    我的青春仿佛因為愛你而開始!

    第四卷結束!

    第五卷風華正茂

    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

    溫諒背著行囊,邁入了大學校門,在開學的第一天。遇到了從西南山城考入江東大學的柳雁。

    望著這張似熟悉又陌生的容顏,溫諒重生以來,第一次不知不覺中流下了眼淚。

    嗨,同學,我想我們在哪見過……

    大學將圍繞發生在校園內的趣事、樂事、展開。并結合跟明珠向氏集團在關山的斗爭,以及吳文躍和尹清泉的明爭暗斗。左雨溪在教育系統內如何逐步高升,溫懷明初入臨澤,面對強大的舊勢力,如何站穩腳跟,如何入局破局,又如何發展經濟,整頓治安,改善民生。楊茹再次進入溫諒的生活,到底有著怎樣的用心。信任,背叛最后都終結在一顆無法磨滅的復仇之心的驅使下,再次見證了世道皆苦的人生。

    第五卷結束。

    第六卷歲月不居

    爭似布衣狂醉客,不教性命屬乾坤。

    大學畢業,青河集團已經發展到極為龐大的地步,四大產業處處開花,但也同時面臨各種競爭,于西北,于東南,于華東。于中州腹地,按照大財團的巨大慣性瘋狂的席卷著財富。而左雨溪也高升教育部人事司副司長,溫懷明成為青州市委書記,許復延成為靈陽市委書記。左敬高升信息產業部部長,劉天來成為江東省公安廳副廳長。姚裳也從副縣長的級別一路升到了吳州市某區區長……

    明珠向氏全面從內地撤資,溫諒與向子魚有緣無分,既是朋友,也是對手,在這場商戰中從迷惑。到堅定,從傷懷到放下,從惺惺相惜到永不再見,終因棋差一招,被迫離開。而寧系也在這五年中重新站穩了腳跟,寧夕掌控的恒沙礦業成為世界五百強公司,于澳洲、非洲等地大肆收購礦山,成為國家戰略布局中極其重要的一份子,寧夕也因為其出色的外表,優雅的談吐,睿智的處事風格,犀利又讓人嘆為觀止的商業手段被國外媒體大加贊揚,要不是因為紅色身份的制約,說不定會成為各大著名脫口秀的寵兒。

    行走在通天之路上,永遠少不了殺戮和血腥。燕奇秀和莊少玄之間再無緩沖的余地,雙方各逞手段,盡展奇謀,動用了一切可以動用的力量,燕奇秀手下七鳳,只有燕黃焉存活,但也被傷到了脊椎,終身離不開輪椅成為了廢人,雖然燕奇秀并無它意,但燕黃焉還是以身殘為由,請辭終老山林,并在溫諒的幫助下,經由貓娘控制的明珠市的勢力,得以逃脫莊少玄的追殺,順利抵達國外某處。但溫諒也因此被動的陷入到這場史無前例的風暴當中。

    在雙方膠著間,莊懋勛再進一步,莊少玄終于等來了父親的援手,燕奇秀卻被家族冷凍,實力對比急轉直下,燕奇秀選擇退讓,但自保無虞,不過溫諒就沒有這么好的待遇,直接成為莊少玄的眼中釘,肉中刺。

    為了避免家人朋友受到牽連和長遠謀劃,經過深思熟慮,溫諒將手中產業全部轉給了寧夕,明面上自然是被強奪而去,然后選擇離開國內,在早已暗中買好的加勒比海某處島嶼安頓下來,并將殘廢了的燕黃焉接到這個七十多平方公里的小島,安排了人照顧她的日常起居。

    在小島整整十年,溫諒在燕黃焉的幫助下,以及從麥肯錫挖來了華之苕,青河國際在全球進行股權股票和債券投資,先后投資蘋果思科甲骨文谷歌臉書等全球知名企業,青河國際旗下掌管的基金多達二十多支,直接或間接持股的公司多達一百多家,可以動用的資金高達1500億美金,且經過復雜科學又謹密的交叉持股等多種手段,青河國際已經隱藏在表面上的各種公司名目之下,不為廣大世人所知。

    也是在這時,溫諒才明白當年李青牛送給自己那副對聯:“九重天子寰中貴,五等諸侯門外尊”的真正含義。

    原來揭開謎底的鑰匙不在這兩句,而在本詩的后兩句:“爭似布衣狂醉客,不教性命屬乾坤。”,呂洞賓的詩句流傳不廣,所以溫諒起初并不知道,在小島居住時閑來無聊,讓他的私人助理柳雁同學買來了各種珍本孤本殘本典籍,翻看時看到了完整的這首詩。

    天子九重之貴。諸侯殿外之尊,卻都不如退出這一片小世界,將命運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他正是舍下了國內的一切,才有了今日這份自在!

    溫諒命人在島嶼的最高處建了一個涼亭。亭邊立一青牛,牛身側臥一邋遢道人,仔細看去,略有幾分李青牛的容貌。每月三五七日,他都會在此涼亭靜坐一兩個小時。期間就是道指、標準普爾和日經同時下跌探底也不許打擾。

    第六卷結束

    第七卷比翼齊飛

    指尖上紅花為禮,今生今世許你

    這座被命名為一念島的私人島嶼上空,一架港灣550頂級遠程噴氣式飛機從云層俯沖而下,沿著島嶼左側的一條跑道緩緩著陸。

    從飛機上走下來一群女人,最前面的是寧夕,然后是左雨溪,司雅靜,葉雨婷,許瑤、紀蘇,謝言。諸女或高貴,或清雅,或明艷,或嬌媚,或婉順,或裊娜,或柔美,真是各擅勝場,各有千秋,仿佛一夜春風來。將眾香國中的傾城之貌全都送到了這座一念島上。

    時光似乎沒有在她們任何人身上留下歲月的痕跡,不管是左雨溪,還是許瑤,都一如多年前那樣的美麗。也許是某種穿越了時空的奇特體制改變了她們,讓這群精靈般的女孩得以永葆青春。

    早候在機場邊的柳雁笑著迎了過去,道:“你們可算來了,真要是再晚一會,那位大爺可要給皮爾斯打電話了。“

    皮爾斯是某國的總統,因為在某次跨國并購中得罪了寧夕。被溫諒安排人狠狠教訓了一頓,差點連總統寶座都保不住,之后卻跟溫諒成了朋友,不過一旦溫諒生氣,每次打電話都要被勒索好多珍貴的東西,據說現在已經得了電話鈴聲綜合癥。

    這個軼事大家都知道,一聽頓時嬌笑了起來,寧夕走過來挽住柳雁的手,冷哼道:“他倒是好意思,我們萬里迢迢坐飛機過來,也不見來接一接,還有臉發脾氣?”

    許瑤從后面探出腦袋,雖然已經成為國內知名的外科醫生,但在她光滑的臉蛋上依然找不到歲月的痕跡,道:“就是,臭小子現在越來越威風了,都不把我們姐妹放在眼里!”

    柳雁抿嘴一笑,道:“這話我可不敢說,今年才過了多久,我已經被他扣三次工資了,要是再惹惱了人家,恐怕年終連回國的飛機錢都付不起,到時候,夕姐,小瑤,你們肯來搭救我嗎?”

    許瑤大笑,道:“雁姐姐,這事包在我身上了,實在不行干脆辭了工,整天伺候那個臭小子有什么好的,還不如來我們醫院,我讓你做院長!”

    如今許復延已經是國家發改委副主任,位高權重,但要說隨便就能運作一個三甲醫院的院長還是不成的,不過要是有溫諒幫忙,一切問題都不再是問題!

    “好啊,等下你去跟他說,我可等著成了你領導,天天把你叫到辦公室訓一頓的日子呢!”

    左雨溪彈了一下許瑤的腦袋,笑道:“這可好,作繭自縛了吧?”

    許瑤嘟著嘴,嘆了口氣,道:“我早知道,雁姐姐整日介的跟臭小子廝混,早晚會學壞的,蘇蘇,言言,你們說,是不是?”

    紀蘇旦笑不語,謝言卻輕聲道:“不會的,雁子最好了,不會學壞的!”

    “好啊,言言你到底站在誰一邊……”

    走在最后的司雅靜和葉雨婷微笑著看著她們打鬧,低聲聊著天:“聽說你最新攝影作品獲得普利策獎提名?先祝賀你哦!”

    “只是提名罷了……還有,你不知道他有多可恨,我都說了好多次不要管我攝影上的事,可還是被我的助理在曼哈頓第五大道的per色餐廳看到他和哥倫比亞大學的校長一起吃飯……”

    “哥倫比亞大學校長?”

    “嗯,是普利策獎評選委員會的十六人團之一,恰好他們吃飯是在提名公布之前……”

    “哈,他也真是……”司雅靜輕輕一笑,打趣道:“不過你啊,也別身在福中不知福,我現在管著青河全球的連鎖餐廳,一年有幾天是在陸地上度過的?他可是從來不管不問的,也不怕我把他的家當給敗干凈了……”

    葉雨婷伸手去撓司雅靜的癢癢,在一起這么久了。同榻承歡也不是一次兩次,誰有什么弱點大家都一清二楚。果不然司雅靜趕緊求饒,幾乎要癱軟在葉雨婷身上。

    “哼,你還說?誰不知道他最疼圖圖了。這筆家當明顯是要將來給圖圖的,你這當媽媽的只是代管,敢敗干凈了,看女兒饒不饒你?”

    司雅靜身子吃虧,嘴上卻不輸陣。道:“圖圖現在這么不聽話,還不是你們這群瘋女人把她給慣的?這會不知道在歐洲什么地方瘋呢,還拉著思青一起,真是的……說是趁暑假出去游學,我看是游玩還差不多……”

    說話間眾人來到幾輛從奔馳公司定做高級防彈觀光車旁,二十個標配最先進安保裝備的黑衣人成戰術小隊分散在四周,等所有人上了車,依次保持著隊形沿著綿延的道路往中心區域駛去。

    而空中,也有一架小型直升機在車隊上空盤旋!

    雖然島上的防御已經堪稱銅墻鐵壁,但這十年來還是有三次被頂級的殺手找到漏洞摸了上來。付出了足足十一位精英的代價才保障了溫諒的安全,從那以后,島上的安保工作更是比某些小國的總統還要嚴密許多倍。

    一路行來,看著島上的美景,遠處亭臺樓閣,若隱若現,近處甬路相銜,山石點綴,時不時的經過流水淙淙,幾只不知名的動物溪邊飲水。望到車來立刻奮蹄奔跑,真是如畫江山,美不勝收。紀蘇夸道:“雁姐姐,你好厲害。幾乎每次來我都發現這里有不一樣的地方,似乎一次比一次變的漂亮了。”

    柳雁坐在前排副駕駛座上,回過頭柔聲笑道:“其實整體的規劃設計是一早就做好的,不過需要的時間太長,整整十年了,也不過完成了五分之三。還有五分之二的區域比較偏僻,施工難度很大,到現在屈戎屈老總還在頭痛呢。”

    紀蘇身邊坐著許瑤,聞言奇道:“屈戎?就是那個頭發掉光了的人,他的金龍集團不是搞房地產開發的嗎?號稱全國每一個有人的地方,就有金龍的樓盤,怎么還搞起工程了?”

    “金龍集團旗下有家金龍建工,是屈總發家的地方,現在也是很知名的建筑公司了,做過許多難度系數極大的工程,找他來一方面是安心,一方面,呵,你猜那位怎么說的?”

    許瑤用手摸著下巴,瞇著眼睛,學起了溫諒的樣子和說話時的神態,道:“自己人,打個八折吧!”

    車內哄堂大笑,尤其謝言笑的肚子都疼了,柳雁微笑著打了個響指,道:“賓果!猜對了!”

    車隊繞過一片郁郁蔥蔥的雨林,眼前豁然開朗,一座宮殿般的巨大建筑平地而起,單從外觀望去,幾疑到了天上宮闕!

    在這棟無論放到世界上任何地方都顯得極其的奢華的建筑物前面,擺放著一排排長長的精致的餐桌,造型古典的金絲絨桌布覆蓋其上,各種西式中式的美味佳肴琳瑯滿目,十幾個來自世界各地的頂級大廚正在飛快的忙碌著,三十身著手工刺繡旗袍、來自委內瑞拉、保加利亞、荷蘭和烏克蘭等國的漂亮女孩恭敬的站立兩側,高挑的身材堪比超模,在眾女抵達的時候,突然齊齊躬身,用熟練的中文大聲喊道:“各位夫人好!”

    眾女面面相覷的時候,聽到耳邊傳來一個溫柔的聲音:“你們來了!”

    眾女面露驚喜的往聲音處望去,

    那個人,正站在不遠處,白衣勝雪,長身玉立!

    今天,是溫諒的生日!

    在一起度過了難忘的一個白天,等入了夜,一念島上的風景更美,所有人移師海邊,穿著比基尼在海邊懸崖上一個露天別墅的陽臺游泳池里嬉鬧,玩的累了,八女一字排開躺到了躺椅上,各自說起了上次別后的經歷或見聞。

    畢竟大家都有各自的事業,每一年想要聚在一起的日子太少了!

    “小凝現在不知在干什么?”紀蘇望著漫天的星辰,突然說道。

    許瑤將柔軟的雙臂枕在腦后,幽幽道:“誰知道呢,她就是不聽勸。非要進什么秘密部隊,時不時的要出國,我聽夕姐姐說好像還去過幾次戰區……”

    紀蘇沉默了片刻,沒有再說什么。

    司雅靜則和柳雁談起了商業上的事。作為溫諒的私人助理,柳雁需要掌控的是整個青河的運作,所以司雅靜負責的部分也很能聊上幾句。加上她為人極好,跟所有姐妹都說的上話,倒不是說其他人之間有什么。只是寧夕左雨溪多在官場,葉雨婷醉心藝術,司雅靜忙于商界,許瑤紀蘇是救死扶傷的醫生,謝言現在專注于慈善事業,青河的每一筆捐款都通過她送到有需要的人手里,所以彼此間有時候也沒什么好聊的,唯有柳雁,能夠跟每個人交心!

    左雨溪如今是教育部的副部長,也是號稱單身主義的政界女強人。寧夕更是享譽國際,兩人間要比其他姐妹更加的親密,頭湊頭在一起,低聲說著話。

    “莊懋勛這次垮臺,多虧了寧伯伯支持,不然……”左雨溪心有余悸,想起幾個月前京城的那次動蕩。

    “墻倒眾人推,總會有清算的這一天,莊少玄潛逃出國,已經被抓住了。不日會押解回來。燕奇秀蟄伏等了這么多年,我想她一定不會讓莊少玄有機會重新踏上國內的土地。”

    左雨溪想起這十年大家受的氣,冷聲道:“希望燕奇秀不要太早結束這一切……”

    正在這時,剛剛溜走不見的溫諒重新出現在眾人面前。手中不知從哪里摘了一捧紫羅蘭,從謝言起挨個發給每人一束,然后在眾女錯愕的表情中,緩緩的單膝跪下。

    “小依,雨溪,雨婷。雅靜,雁子,小瑤,蘇蘇,言言,這十年,處在這個孤絕海外的小島上,我有時會想,人生究竟是為了什么,是拼盡全力,不折手段的爭取財富和地位,有朝一日醒掌天下權,醉臥美人膝?還是平平凡凡的像普通人一樣生活,每天為了柴米油鹽醬醋茶忙碌著?我想了許久,沒有答案,直到有一天,我坐在這片海灘,看著加勒比海獨有的星夜,突然想起了曾經的一幕幕,小依你開著跑車從我身邊經過,濺起了一身的泥水,雨溪你從領獎臺上走來,頒給我一座共青團員的獎杯,雨婷你在開學的第一天,推開教室的門,將身影映入了我的眼簾中,雅靜你從美發店匆匆跑出來,正好我抱著圖圖,小家伙卻騙你說我讓她喊爸爸,雁子你望著我在開學的第一天站在你面前淚流滿面,卻什么也不問遞給我一張潔白的手帕,還有小瑤,你打架輸了卻硬是賴了我十根冰淇淋……”

    許瑤癡癡的望著溫諒,秀眸里早已是淚光閃爍,道:“臭小子,十根冰淇淋,你記掛了二十年……”

    溫諒對她溫和的笑了笑,繼續說道:“蘇蘇站在天臺上,掛滿了千紙鶴,送給我一本很辛苦才買來的《追求卓越》,言言你從十九中的青河豆漿店里跑出來,卻把我撞到了地上,尾骨的痛似乎現在還能感覺的到……”

    “這十年我已經忘記了很多事,也忘記了很多人,可跟你們的每一幕,卻都像第一次那樣清楚的閃現在腦海里,我終于明白,這一世的人生的意義,就是站在你們的身邊,給你們這世界上最大的幸福!”

    溫諒拿著最后一束紫羅蘭,身后一望無際的海面上突然冒出了無數游艇,用柔美的光在黑夜里組成了四個大字:

    嫁給我吧!

    “嫁給我吧!”

    眾女淚流滿面,站在溫諒跟前,圍成了一個半圓,將手中的紫羅蘭交疊放到了一起,齊聲道:“我愿意!”

    砰!砰!砰!

    海面上升起無數的煙花,璀璨如星光綻放!

    指尖紅花為禮,今生今世許你!

    紫羅蘭代表永恒的愛,

    今生如此,世世如此,

    愛或被愛,

    直到永遠!

    ——————全書完!(未完待續。)

    ps:感謝所有人五年來的支持,丸子僅以文中最后一句向諸位作別:愛或被愛,直到永遠!愿所有喜歡過平行線的人,今生今世,被愛過,愛過人!謝謝大家!

    ... ( 重生之平行線 http://www.iefiup.live/5/5579/ 移動版閱讀m.qishu777.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返回奇書網首頁